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故知胜有五 >

《孙子兵法》与曹操之《作战篇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故知胜有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军事依附于经济,经济是进行战争的物质基础,战争的胜负,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后方补给的良好与否。孙子和曹操在本篇中围绕战争与经济的这一关系,明确地阐述了物质基础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提出了两条重要的补给原则:一是“取用于国”(军资器材由国内运送);二是“在粮于敌”(粮秣从敌人那里取得)。前者是后方运输,追送补给;后者是取之于敌,就地补给。孙子和曹操尤其强调要“因粮于敌”。古代作战,战场上的消耗补充主要是粮秣。因此,“因粮于敌”是古代战争中一个极为重要的补给原则。现代战争中,几属可能,也是需要的。

  孙子和曹操从军事对经济的依附关系出发,进一步提出了“兵贵胜,不贵久”的速牲主张。速胜的思想,是孙子和曹操军事思想中的重要内容和精彩部分。他们认为,长期用兵会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国家贫困,百姓财竭,各国也会乘机进犯,招致种种严重后果。所

  以,他们提倡“拙速”,反对“巧久”。两千多年前,孙子能提出速胜的战术思想,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现代战争中,我们不仅主张战役战斗上的速决,同时还强调战略上的持久。尤其是处在战略防御地位的军队和进行正义战争的弱国抗击强大敌人的入侵时,更要在持久,积极的战略防御中去争取胜利。

  (曹操说:要作战,必须预先算好所要消耗的军费,务必做到从敌人那里取得粮秣来补充自己。)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①千驷②,革车千乘③,带甲④十万,(曹操曰:驰车,轻车也,驾驷马;革车,重车也,言万骑之重⑤。车驾驷马,卒十骑一重⑥。养二人主炊家子⑦,一人主保固守衣装⑧,厩⑨二人主养马,凡五人。步兵十入,重以大车驾牛。养二人主炊家子,一人主守衣装,凡三人也。带甲十万,士卒数也。)千里馈⑩粮;(曹操曰:越境千里。)则内外⑾之费,宾客⑿之用,胶漆之材⒀,车甲之奉⒁,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⒂矣。(曹操曰:谓购赏⒃犹在外。)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⒄挫锐,攻城则力屈⒅,(曹操曰:钝,弊也;屈,尽也。)久暴师⒆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⒇,则诸侯乘其弊而起(21),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22)。(曹操曰:虽拙,有以速胜。未睹者,言其无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③革车于乘(sheng圣):革车,古代作战用以载运辎重的一种兵车,也叫重车。乘,古代四匹马拉的兵车叫一乘。

  ⑤革车,重车也,言万骑之重:革车,就是重车。所以叫重车,是说它装载着千军万马的辎重。

  ⑥卒十骑一重:这一句《十一家注孙子》作“率三万军”,现依《孙子集校》改。

  ⒀胶漆之材:古代的兵工原料,可制造甲胄、矢、弓、戟、?J 、予、橹等兵器。

  (21)则诸侯乘其弊而起:乘,趁。弊,危机。这句话的意思是, 那么各国诸侯就会趁你危机时而出兵攻打。

  (22)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拙速,用笨拙的方法迅速取胜。巧之久,弄巧的持久。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军事上只听说用笨拙的速决也能取胜,却没见过弄巧的持久会得到什么好处。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①,粮不三载②;(曹操曰:籍,犹赋也。言初赋民,而便取胜,不复归国发兵也。始载粮,后遂在食于敌,还兵入国,不复双粮迎之也。)取用于国,在粮于敌,故军食在足也。(曹操曰:兵甲战具,取用国中,粮食因敌也。)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于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曹操曰:军行已出界,近师者贪财,皆贵卖,则百姓虚竭也。)财竭则急于丘役①。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曹操曰:丘,十六井也。百姓财殚尽而兵不解②,则运粮尽力于原野也。十去其七者,所破费也。)公家之费,破车罢马③,甲胄矢弩④,戟?J蔽橹⑤,丘午⑥大车,十去其六。(曹操曰:丘牛,谓丘邑之牛,大车,乃长毂车⑦也。)

  ①财竭则急于丘役:急,难。丘,古代井田制度,八家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因此,一丘是十六井。丘役,每丘出马一匹,牛三头,这是当时人民向统治者每年定期缴纳的正赋。

  ④甲胄(zhou昼)矢弩:胄,古代作战时戴的头盔。矢,箭。弩,一种用机械力量发射的强弓。

  ⑤戟?J 蔽橹:戟,古代的一种长兵器,?J?J,通“盾”,一种防御武器。蔽,车两旁遮风尘的设备。橹,大盾,装置在车上,也是防护工具。

  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①,当吾二十钟;* 秆一石,当吾二十石。(曹操曰:六斛四斗为钟。计千里转运,二十钟而致一钟于军中也②。* ,吾秸也。秆,禾藁③也。石者,一百二十斤也。转输之法,费二十石得一石。一云,* 音“忌”,豆也。七十斤为一石。当吾二十,言远费也。)

  故杀敌者,怒也;(曹操曰:威怒以致敌①。)取敌之利者,货②也。(曹操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③。)故车战,得车十乘已④上,赏其先得者。(曹操曰:以车战能得敌车十乘已上,赏赐之。不言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者赏之,而言赏得者何?言欲开示赏其所得一之卒也。阵车之法:五车为队,仆射⑤一人;十车为官⑥,卒长一人;车满十乘,将吏二人。因而用之,故别言赐之,欲使将恩下及也。或国:言使自有车十乘已上与敌战,但取其有功者赏之,其十乘已下,虽一乘独得,余九乘皆赏之,所以率进励士也。)而更其旌旗,(曹操曰:与吾同也。)车杂而乘之⑦,(曹操曰:不独任也。)卒善而养之⑧,是谓胜敌而益⑨强。(曹操曰:益己之强。)

  ③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没有财物,士兵就不会到军中来;没有奖赏,士兵就不会奋勇杀敌。

  孙子说,用兵作战的一般原则,凡是动用轻车千辆,重车千辆,全副武装的大军10万,(曹操说:弛车就是轻车,4匹马驾一辆车;革车就是重车,所以叫重车,是说这些车装载着全军的辎重。每辆重车由4匹马驾驶,10个骑士配备一辆。每辆车上有两个人主管做饭,一个人负责保管被装,两个人养马,共5个人。十个步兵配备车辆重车,用大牛驾驶。每辆车上有两个人主管做饭,一个人负责保管看守被装,共3个人。带甲10万,说的是士卒的人数。)从千里以外运送粮秣;(曹操说:越境千里。)那么,前方后方的开支,接待宾客的费用,兵工原料的供应,武器装备的补充,每天要耗费千金,然后十万大军才能出动。(曹操说:赏赐还不包括在内。)正因如此,作战就要求速胜,时间拖延过久就会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攻打城寨就会使力量耗尽,(曹操说:钝就是疲惫,屈就是力尽。)长期对外用兵,将使国家财政陷于困难。如果军队疲惫,锐气挫伤,力量耗尽,财物枯竭,那么各国就会乘机进犯。这时,即使有智谋的人,也无法解除长期用兵所带来的后患。所以,在军事上只听说用笨拙的速决也能取胜,却没见过弄巧的持久会得到什么好处。(曹操说:虽然看起来笨拙,但可以速胜。“未睹”,是说没有见过。)长期用兵作战反而对国家有利,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所以,不完全了解久战的害处,也就不能完全了解速胜的好处。

  善于指挥作战的人,兵员不用再次征集,粮秣不必三次运送。(曹操说:籍和赋是同一个意思。说的是第一次征兵就要能够取得胜利,不需要再回国征集进行补充。作战出发时,运送一次粮秣,以后便依靠在前线从敌人那里取得,用以补充自己。收兵回国,也不再从国内运粮来接应。)军资器材由国内补给,粮秣从敌人那里取得。这样,军队的物资供应就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曹操说:武器装备由国内补给,粮食从敌人那里获得补充。)

  国家之所以会因军队作战而贫穷,就是由于远道运输。远道运输就会使百姓贫困。因为在军队驻地附近,东西涨价,这样就使百姓财物枯竭。(曹操说:军队远行已出国境,靠近军队驻地的奸商贪财,都极力抬高物价,这样就使得百姓财物枯竭了。)财物枯竭,就难以负担沉重的赋税。力量耗尽,财物枯竭,国内人民家家贫困,百姓因战争而交纳的赋税,占去了全部收入的十分之七。(曹操说:一丘是十六井。百姓的财物用尽而战争却不结束,人民就会因在原野上运粮秣而奔走得精疲和尽。所说的十去其七,就是指破费。)国家的军费开支,由于兵车的损坏,战马的疲病,武器装备的消耗,运输工具的损失,这些耗费要占去国家总经费的十分之六。(曹操说:丘牛说的是“丘赋”中征来的耕牛。大车就是长车轴的辎重车。)

  所以,聪明的将帅务必要做到用敌人的粮秣补充自己。在战场上,吃敌人的一钟粮食,相当于本国的二十钟;使用敌人的一石草料,相当于本国的二十石。(曹操说:六斜四斗为一钟。以千里运转来计算,二十钟粮食运到军中,也就还剩一钟。* ,是豆秸;杆,是禾杆。一石是120斤。远道运输的方法,要耗费20石才能得到一石。另一种说法是,* 音“忌”,就是豆子。70斤为一石。吃敌人的一种,相当于本国的20种;用敌人的一石,相当于本国的20石。这里是说远道运输所造成的浪费。)

  士兵所以奋勇杀敌,靠的是对敌人的刻骨仇恨;(曹操说:盛怒而杀敌。)要夺取敌人的军用物资,就要用财物奖赏士兵。(曹操说:军中没有财物,士兵就不会到军队中来;军中没有奖赏,士兵就不会奋勇作战。)听以,在车战中,凡是缴获敌人战车10辆以上的,就要奖励首先夺得战车的人。(曹操说:在车战中,凡能缴获敌人战10辆以上的,就赏赐他。不说赏赐那些在车战中得车十辆以上的,而说赏赐首先缴获战车的人,这是为什么呢?目的是要明确表示赏赐那些夺得战车的士卒。车战的阵法:5辆车为一队,设仆射一人;十辆车为一官,设卒长一人;每10辆战车,有将吏两人。靠将吏指挥士卒去作战,所以特别强调说要赏赐首先缴获战车的士卒,是要使他们直接得到将帅的恩惠。也有人说:派战车10辆以上的单位与敌人作战,只赏赐其中有功的,10辆以下,虽然一辆单独缴获战车,其余的9辆也都给予赏赐,目的是为了鼓励士卒奋勇杀敌。)然后更换敌战车上的旌旗,(曹操说:与自己战车的旌旗相同。)让自己的士兵夹杂着乘坐。(曹操说:不要单独乘用。)对于俘虏,要很好地对待,这就是所谓战胜敌人而加强自己。(曹操说:加强自己的力量。)

  所以用兵贵在速胜,不宜持久。(曹操说:拖延过久则不利。战争如同火一样,不能很好地控制,就会烧了自己。)

  所以懂得战争规律的将帅,掌握着人民生死的命运,是决定国家安危的主宰。(曹操说:将帅贤明,那么国家就会安定。)

本文链接:http://bjj-bg.com/guzhishengyouwu/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