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故知胜有五 >

疏广传的译文

归档日期:09-30       文本归类:故知胜有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他自幼勤奋好学,深明《春秋》,在家乡教授子弟,求学的人有些来自远方。后被征召做博士太中大夫。地节三年,(汉宣帝)确立皇太子,选拔疏广担任太子少傅,几个月后,调职为太子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研读礼经,谦恭谨慎,思维敏捷且有口才。

  宣帝驾临太子东宫,疏受拜迎进见,应答宣帝的提问,宣帝非常高兴。不久,朝廷授给疏受太子少傅的职务。太子每次朝见皇帝时,太傅疏广在太子前引导,少傅疏受在太子后跟随,叔侄俩一起担任太子的老师,朝廷引以为荣。皇太子在位五年,已经十二岁,通晓了《论语》、孝经等。

  疏广对疏受说:“我听说‘知道满足的人不会受羞辱,知道停止的人不会有危险’,‘一个人一旦功成名就应及时隐退,这是天意常规’啊。现在我们的官俸已达二千石,官居高位,名声树立,到这时仍不想离开,将来恐怕会后悔的,倒不如我们叔侄告老引退荣归故乡,颐养天年终老此生,这样不也是大好事吗?”疏广终于向朝廷上表请求退休,宣帝因为他年事甚高,就都答应了他的请求。

  疏广回归故乡后,每天让家人摆设酒食,请家族的人及亲戚朋友宾客,与他们一起娱乐。疏广经常过问家里积蓄还有多少,不停地花钱以设酒食宴请亲朋好友。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下对疏广兄弟老人中他最喜欢信任的一位说:“我们子孙辈希望您在见到他老人家时劝他多少置办些田产房屋,现在天天设筵席家里钱财将要用尽,应该在他老人家跟前,劝说他老人家置办田地房屋。”

  这位老人就在和疏广闲聊时谈到置办田地房屋的事,疏广回答说:“我难道年老悖情不考虑子孙的将来吗?但家中原有田地房屋,只要子孙们在那里勤力劳作,足能有饭吃有衣穿,过与普通人相同的生活。现在置买多余的田地房屋,只能使子孙懒惰罢了。”

  “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意志;愚蠢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富人常会成为众人怨恨的对象。我既然无德教化子孙,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过失而招人怨恨。再说这些金钱是圣明的皇上赐予我养老的,所以很乐意和宗族同乡共同享受他的恩赐,这样度过我的余生,不也很好吗?”这以后子孙们心悦诚服。疏广因此尽享天年。

  《疏广传》出自东汉班固所著《汉书》卷七十一隽疏于薛平彭传·第四十一。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少好学,明《春秋》,家居教授,学者自远方至。征为博士太中大夫。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广为少傅;数月,徙为太傅。广兄子受,好礼恭谨,敏而有辞。

  宣帝幸大子宫,受迎谒应对,及置酒宴,奉觞上寿,辞礼闲雅,上甚欢说,顷之,拜受为少傅。太子每朝,因进见,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在位五岁,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岂如父子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广遂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笃老,皆许之。

  广既归乡里,日令家共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买以共具。居岁余,广子孙窃谓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几及君时颇立产业基阯,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丈人所,劝说君买田宅。”

  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说服。以寿终。

  《汉书》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二十四史”之一,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年中基本修成,后唐朝颜师古为之释注。《汉书》是继《史记》之后中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与《史记》、《后汉书》、《三国志》并称为“前四史”。

  《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汉书》包括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全书共八十万字。

  由于《史记》只写到汉武帝的太初年间,因此,当时有不少人为其编写续篇。据《史通·正义》记载,写过《史记》续篇的人就有刘向、刘歆、冯商、扬雄等十多人,书名仍称《史记》。班固的父亲班彪对这些续篇感到很不满意,遂为《史记》作《后传》六十五篇。

  班彪死后,年仅22岁的班固,动手整理父亲的遗稿,决心继承父业,完成这部接续巨作。工作开始几年,有人上书汉明帝,告发班固“私作国史”。班固被捕入狱,书稿也被全部查抄。他的弟弟班超上书汉明帝说明班固修《汉书》的目的是颂扬汉德,让后人了解历史,从中获取教训,并无毁谤朝廷之意。

  后来班固无罪开释,汉明帝赐给了班家一些钱财,帮助他们写下去。汉明帝颇赏识班固的才能,召为兰台令史,秩俸为六百石,后转迁为郎。当时兰台令史傅毅是他的同事,二人皆以文闻名,班固又奉诏完成其父所著书。

  汉和帝永元元年(公元89年),窦宪率兵伐匈奴,班固随其出征,任中护军,行中郎将事,大破匈奴后,勒石燕然山的铭文,即出自班固手笔。汉和帝永元四年窦宪失势自杀,班固受牵连而被免官职,种竞利用窦宪事败之机,逮捕班固,日加笞辱。班固死在狱中,年六十一岁。

  此时所著《汉书》,八“表”及“天文志”均未完成。班固著《汉书》未完成而卒,汉和帝命其妹班昭就东观藏书阁所存资料,续写班固遗作,然尚未完毕,班昭便卒。同郡的马续是班昭的门生,博览古今,汉和帝召其补成七“表”及“天文志”。

  展开全部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他自幼勤奋好学,深明《春秋》,在家乡教授子弟,求学的人有些来自远方。地节三年,(汉宣帝)确立皇太子,选拔疏广担任太子少傅,几个月后,调职为太子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研读礼经,谦恭谨慎,思维敏捷且有口才。 宣帝驾临太子东宫,疏受拜迎进见,应答宣帝的提问,宣帝非常高兴。不久,朝廷授给疏受太子少傅的职务。太子每次朝见皇帝时,太傅疏广在太子前引导,少傅疏受在太子后跟随,叔侄俩一起担任太子的老师,朝廷引以为荣。皇太子在位五年,已经十二岁,通晓了《论语》、孝经等。疏广对疏受说:“我听说‘知道满足的人不会受羞辱,知道停止的人不会有危险’,‘一个人一旦功成名就应及时隐退,这是天意常规’啊。现在我们的官俸已达二千石,官居高位,名声树立,到这时仍不想离开,将来恐怕会后悔的,倒不如我们叔侄告老引退荣归故乡,颐养天年终老此生,这样不也是大好事吗?”疏广终于向朝廷上表请求退休,宣帝因为他年事甚高,就都答应了他的请求。疏广回归故乡后,每天让家人摆设酒食,请家族的人及亲戚朋友宾客,与他们一起娱乐。疏广经常过问家里积蓄还有多少,不停地花钱以设酒食宴请亲朋好友。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下对疏广兄弟老人中他最喜欢信任的一位说:“我们子孙辈希望您在见到他老人家(疏广)时劝他多少置办些田产房屋,现在天天设筵席家里钱财将要用尽,应该在他老人家跟前,劝说他老人家(为我们子孙)置办田地房屋。”这位老人就在和疏广闲聊时谈到置办田地房屋的事,疏广回答说:“我难道年老悖情不考虑子孙的将来吗?但家中原有田地房屋,只要子孙们在那里勤力劳作,足能有饭吃有衣穿,过与普通人相同的生活。现在置买多余的田地房屋,只能使子孙懒惰罢了。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意志;愚蠢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富人常会成为众人怨恨的对象。我既然无德教化子孙,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过失而招人怨恨。再说这些金钱是圣明的皇上赐予我养老的,所以很乐意和宗族同乡共同享受他的恩赐,这样度过我的余生,不也很好吗?”这以后子孙们心悦诚服。疏广因此尽享天年。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少好学,明《春秋》,家居教授,学者自远方至。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广为少傅,数月,徙为太傅。广兄子受,好礼恭谨,敏而有辞。宣帝幸太子宫,受迎谒应对,上甚欢悦,顷之,拜受为少傅。太子每朝,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在位五岁,皇太子十二,通《论语》《孝经》。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岂如父子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广遂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笃老,皆许之。广既归乡里,日令家供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卖以供具。居岁余,广子孙窃谓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冀及君时颇立产业基

  ,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文人所,劝说君买田宅。”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供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蠃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遇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悦服。以寿终。

  疏广,字仲翁,是东海兰陵(今山东苍山县)人。他自幼就聪明好学,精通《春秋》 ,隐居在家中教授学业,向他求学的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地节(汉宣帝年号)三年,皇帝立太子,选任疏广做少傅,教太子读书。过了几个月,又调职为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为人谦恭谨慎,聪明而有口才。汉宣帝到太子的宫中来,疏受进见皇帝,能应对自如,宣帝非常高兴,不久,授给疏受以少傅的官职。太子每次上朝,太傅在前面,少傅在后面,叔侄二人一起做太子的师傅,朝延引以为荣。二人做太子的师傅五年,皇太子十二岁,已经能够通晓《论语》《孝经》。疏广对疏受说:“我见《老子》一书说,‘一个人知道满足就不会遭受耻辱,知道适可而止,就不会有危险’‘功业建立后,能及时引退,这是自然的道理’。现今我官职已至两千石,功成名就,这样个子若不辞官离去,恐怕以后会后悔。还不如我们叔侄相随回到故乡去安享晚年,善终天年,这不也很好吗?”疏广于是就向皇帝上书请求告老还乡,宣帝体恤他年老,就都应允了。疏广回到故乡,每天命令家里的人摆设酒食。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下里和疏广的兄弟当中与他比较亲近的老人说:“子孙希望老父能多置田产,现今饮食费用巨大,几乎耗尽,请您老表个态,劝说老父还是多买田产吧!”老人在闲暇时和疏广谈到这些想法。疏广说:“我难道是老糊涂不顾念子孙吗?考虑到家中本来就有田地房产,让子孙在这里辛勤劳动,足够供给他们穿衣和吃饭了,这样就可以和普通人一样生活。现在再给他们增多田产,使之有盈余,这恰恰是教子孙懈怠懒惰罢了。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志向;遇笨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富贵之人是众人所怨恨的。我既没有用以教导感化子孙的德行,也就不希望为他们购置田地房产以增多他们的过失。况且这些钱,是圣明的君主赐给我养老的,所以很乐意与宗族同乡享受他的恩赐,以度完我的余生,不也很好吗?”于是同族的人都心悦诚服。疏广这样度过了余生.

  疏广字仲翁,是东海兰陵人。自幼就喜好读书,深明《春秋》,他在家教授知识,求学的人从远道到(他这里学习)。地节三年,立皇太子,推选疏广做少傅,几个月后,调职做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善良有礼节,谦恭谨慎,机敏而有口才。宣帝驾临太子宫,疏受迎接皇上的时候答对得非常得体,皇上非常高兴,过了一段时间,授予疏受为少傅。太子每次上朝时,太傅在前,少傅在后,两代人同为(太子的)师傅,朝廷上下都认为这是很光荣的事。在位五年,皇太子十二岁,通晓《论语》、《孝经》。疏广对疏受说:“我听说‘知足就不会受辱,知道停止才不会有危险’,‘功成则身退,自然的规律’啊,现在官至得到二千石的俸禄,官成名立,像这样再不离开,怕会后悔。哪比得上父子告老还乡,来过完自己的余生,不也是很好的事吗?”疏广于是上疏告老还乡,每天让家里置办饭食,摆上酒席,请族人、老朋友和宾客,和他们饮酒作乐。疏广屡次询问他家余下的金子还有多少,催促家人卖掉来置办饭食。一年多以后,疏广的子孙暗中对和疏广关系密切的兄弟和老人说:“子孙希望趁着疏广在时多置办产业,现在每天吃喝花费将把财产用尽了,希望老人能劝说他买田宅。”那位老人便在闲暇时对疏广说了这件事情,疏广说:“我难道老糊涂到不顾念子孙的地步了吗?不过是自己有旧田宅,让子孙在其中辛勤劳作,足可以提供衣食所需,和平常人一样。现在如果增加多余的钱,只能让子孙倦怠懒惰罢了。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志向;愚笨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那些富贵的人,是众人怨恨的对象。我已经没有什么来教化子孙,不想增加他们的过失而使别人生怨。还有这些金子,是圣明的君主给我养老的,所以我很乐意和宗族同乡共同享受他的恩赐,以尽我的余生,不也可以吗!”于是族人都心悦诚服。疏广得以寿终正寝。

本文链接:http://bjj-bg.com/guzhishengyouwu/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