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谷战 >

什么是为将之道?(用经典回答)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谷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为将者,首先最为重要的是要有智慧,做人也是如此,首先要做个聪明人;其次是要有信用,在军队中是奖功罚过,做人则是要言必行、信必果;其次是要有仁爱之心,将领要爱护自己的士卒,而做人则要爱护他人,尤其是老弱病残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有无有以及人之幼”;再次是勇敢,没有勇敢之心的将领永远是失败者,做人也是这样,要勇敢面对一切,不要退缩、不要推诿;最后是威严,将领必须在军中树立起自己的威信,这样,手下才愿意服从命令,做人时,要有威信,但绝不能飞扬跋扈或是考恐吓、威胁来使得别人服从自己。

  《将苑》,历来被认为是诸葛亮之作,其中“夫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然,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这几句话,已为历代军事指挥人员(包括其他行业有识领导)奉为座右铭。三国志*诸葛亮传》明文记载:“诸葛氏集目录:开府作牧第一;权制第二;南征第三北出第四;计算第五;训厉第六;综核上第七;综核下第八;杂言上第九;杂言下第十;贵和第十一;兵要第十二;传运第十三;与孙权书第十四;与诸葛瑾书第十五;与孟达书第十六;废李平第十七;法检上第十八;法检下第十九;科令上第二十;科令下第二十一;军令上第二十二;军令中第二十三;军令下第二十四。”这其中的“南征、北出、兵要、军令(上、中、下)”是兵书

  还有那位“4448188”(助理*二级)说什么“火烧博望、草船借箭、空城计、七擒七纵等都是虚构或是别人干的”,《裴松之注*三国志*诸葛亮传》载:“亮至南中,所在战捷。闻孟获者,为夷、汉所服,募生致之。既得,...七纵七禽,而亮犹遣获”。这都不知道,还跑来滥竽充数。

  言归正传。虽然陈寿罗列了诸葛亮著作,但兵书方面流传至今的确实不多。但有一篇《将苑》,历来被认为是诸葛亮之作,其中“夫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然,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这几句话,已为历代军事指挥人员(包括其他行业有识领导)奉为座右铭。

  夫兵权者,是三军之司命,主将之威势。将能执兵之权,操兵之势而临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随所遇而施之。若将失权,不操其势,亦如鱼龙脱于江湖,欲求游洋之势,奔涛戏浪,何可得也。

  夫军国之弊,有五害焉:一曰结党相连,毁谮贤良;二曰侈其衣服,异其冠带;三曰虚夸妖术,诡言神道;四曰专察是非,私以动众;五曰伺候得失,阴结敌人。此所谓奸伪悖德之人,可远而不可亲也。

  夫知人之性,莫难察焉。美恶既殊,情貌不一,有温良而为诈者,有外恭而内欺者,有外勇而内怯者,有尽力而不忠者。然知人之道有七焉:一曰间之以是非而观其志,二曰穷之以辞辩而观其变,三曰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四曰告之以祸难而观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观其性,六曰临之以利而观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观其信。

  夫将材有九: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而知其饥寒,察其劳苦,此之谓仁将;事无苟免,不为利挠,有死之荣,无生之辱,此之谓义将;贵而不骄,胜而不恃,贤而能下,刚而能忍,此之谓礼将;奇变莫测,动应多端,转祸为福,临危制胜,此之谓智将;进有厚赏,退有严刑,赏不逾时,刑不择贵,此之谓信将;足轻戎马,气盖千夫,善固疆埸,长于剑戟,此之谓步将;登高履险,驰射如飞,进则先行,退则后殿,此之谓骑将;气凌三军,志轻强虏,怯于小战,勇于大敌,此之谓猛将;见贤若不及,从谏如顺流,宽而能刚,勇而多计,此之谓大将。

  将之器,其用大小不同。若乃察其奸,伺其祸,为众所服,此十夫之将;夙兴夜寐,言词密察,此百夫之将;直而有虑,勇而能斗,此千夫之将;外貌桓桓,中情烈烈,知人勤劳,悉人饥寒,此万夫之将;进贤进能,日慎一日,诚信宽大,闲于理乱,此十万人之将;仁爱洽于下,信义服邻国,上知天文,中察人事,下识地理,四海之内视如家室,此天下之将。

  夫为将之道,有八弊焉,一曰贪而无厌,二曰妒贤嫉能,三曰信谗好佞,四曰料彼不自料,五曰犹豫不自决,六曰荒淫于酒色,七曰奸诈而自怯,八曰狡言而不以礼。

  兵者凶器,将者危任,是以器刚则缺,任重则危。故善将者,不恃强,不怙势,宠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惧,见利不贪,见美不淫,以身殉国,壹意而已。

  将有五善四欲。五善者,所谓善知敌之形势,善知进退之道,善知国之虚实,善知天时人事,善知山川险阻。四欲者,所谓战欲奇,谋欲密,众欲静,心欲一。

  善将者,其刚不可折,其柔不可卷,故以弱制强,以柔制刚。纯柔纯弱,其势必削;纯刚纯强,其势必亡;不柔不刚,合道之常。

  将不可骄,骄则失礼,失礼则人离,人离则众判。将不可吝,吝则赏不行,赏不行则士不致命,士不致命则军无功,无功则国虚,国虚则寇实矣。孔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将有五强八恶。高节可以厉俗,孝弟可以扬名,信义可以交友,沈虑可以容众,力行可以建功,此将之五强也。谋不能料是非,礼不能任贤良,政不能正刑法,富不能济穷厄,智不能备未形,虑不能防微密,达不能举所知,败不能无怨谤,此谓之八恶也。

  古者国有危难,君简贤能而任之,齐三日,入太庙,南面而立,将北面,太师进钺于君。君持钺柄以授将,曰:“从此至军,将军其裁之。”复命曰:“见其虚则进,见其实则退。勿以身贵而贱人,勿以独见而违众,勿恃功能而失忠信。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同寒署,等劳逸,齐甘苦,均危患,如此则士必尽死,敌必可亡。”将受词,凿凶门,引军而出,君送之,跪而推毂,曰:“进退惟时,军中事不由君命,皆由将出。”若此,则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于前,无主于后。是以智者为之虑,勇者为之斗,故能战胜于外,功成于内,扬名于后世,福流于子孙矣。

  夫师之行也,有好斗乐战,独取强敌者,聚为一徒,名曰报国之士;有气盖三军,材力勇捷者,聚为一徒,名曰突陈之士;有轻足善步,走如奔马者,聚为一徒,名曰搴旗之士;有骑射如飞,发无不中者,聚为一徒,名曰争锋之士;有射必中,中必死者,聚为一徒,名曰飞驰之士;有善发强弩,远而和中者,聚为一徒,名曰摧锋之士。此六军之善士,各因其能而用之也。

  夫为将之道,必顺天、因时、依人以立胜也。故天作时不作而人作,是谓逆时;时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谓逆天;天作时作而人不作,是谓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时,亦不逆人也。

  古之善理者不师,善师者不陈,善陈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亡。昔者,圣人之治理也,安其居,乐其业,至老不相攻伐,可谓善理者不师也。若舜修典刑,咎繇作士师,人不干令,刑无可施,可谓善师者不陈。若禹伐有苗,舜舞干羽而苗民格,可谓善陈者不战。若齐桓南服强楚,北服山戎,可谓善战者不败。若楚昭遭祸,奔秦求救,卒能返国,可谓善败者不亡矣。

  书曰:“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人力。”固行兵之要,务揽英雄之心,严赏罚之科,总文武之道,操刚柔之术,说礼乐而敦诗书,先仁义而后智勇;静如潜鱼,动若奔獭,丧其所连,折其所强,耀以旌旗,戒以金鼓,退若山移,进如风雨,击崩若摧,合战如虎;迫而容之,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卑而骄之,亲而离之,强而弱之;有危者安之,有惧者悦之,有叛者怀之,有冤者申之,有强者抑之,有弱者扶之,有谋者亲之,有谗者覆之,获财者与之;不倍兵以攻弱,不恃众以轻敌,不傲才以骄之,不以宠而作威;先计而后动,知胜而始战;得其财帛不自宝,得其子女不自使。将能如此,严号申令而人愿斗,则兵合刃接而人乐死矣。

  夫国之大务,莫先于戒备。若夫失之毫厘,则差若千里,覆军杀将,势不逾息,可不惧哉!故有患难,君臣旰食而谋之,择贤而任之。若乃居安而不思危,寇至不知惧,此谓燕巢于幕,鱼游于鼎,亡不俟夕矣。传曰:“不备不虞,不可以师。”又曰:“预备无虞,古之善政。”又曰:“蜂虿尚有毒,而况国乎?”无备,虽众不可恃也。故曰:有备无患。故三军之行,不可无备也。

  夫军无习练,百不当一;习而用之,一可当百。故仲尼曰:“不教而战,是谓弃之。”又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然则即戎之不可不教,教之以礼义,诲之以忠信,诫之以典刑,威之以赏罚,故人知劝,然后习之,或陈而分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走而却之,别而合之,散而聚之。一人可教十人,十人可教百人,百人可教千人,千人可教万人,可教三军,然后教练而敌可胜矣。

  夫三军之行,有探候不审,烽火失度;后期犯令,不应时机,阻乱师徒;乍前乍后,不合金鼓;上不恤下,削敛无度;营私徇己,不恤饥寒;非言妖辞,妄陈祸福;无事喧杂,惊惑将吏;勇不受制,专而陵上;侵竭府库,擅给其财。此九者,三军之蠹,有之必败也。

  夫为将者,必有腹心、耳目、爪牙。无腹心者,如人夜行,无所措手足;无耳目者,如冥然而居,不知运动;无爪牙者,如饥人食毒物,无不死矣。故善将者,必有博闻多智者为腹心,沉审谨密者为耳目,勇悍善敌者为爪牙。

  夫败军丧师,未有不因轻敌而致祸者,故师出以律,失律则凶。律有十五焉:一曰虑,间谍明也;二曰诘,谇候谨也;三曰勇,敌众不挠也;四曰廉,见利思义也;五曰平,赏罚均也;六曰忍,善含耻也;七曰宽,能容众也;八曰信,重然诺也;九曰敬,礼贤能也;十曰明,不纳谗也;十一曰谨,不违礼也;十二曰仁,善养士卒也;十三曰忠,以身徇国也;十四曰分,知止足也;十五曰谋,自料知他也。

  夫以愚克智,逆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一曰事,二曰势,三曰情。事机作而不能应,非智也;势机动而不能制,非贤也;情机发而不能行,非勇也。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吴起曰:鼓鼙金铎,所以威耳;旌帜,所以威目;禁令刑罚,所以威心。耳威以声,不可不清;目威以容,不可不明;心威以刑,不可不严。三者不立,士可怠也。故曰:将之所麾,莫不心移;将之所指,莫不前死矣。

  古之善将者有四:示之以进退,故人知禁;诱之以仁义,故人知礼;重之以是非,故人知劝;决之以赏罚,故人知信。禁、礼、劝、信,师之大经也。未有纲直而目不舒也,故能战必胜,攻必取。庸将不然,退则不能止,进则不能禁,故与军同亡。无劝戒则赏罚失度,人不知信,而贤良退伏,谄顽登用,是以战必败散也。

  夫因人之势以伐恶,则黄帝不能与争威矣;因人之力以决胜,则汤、武不能与争功矣。若能审因而加之威胜,则万夫之雄将可图,四海之英豪受制矣。

  夫行兵之势有三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天势者,日月清明,五星合度,彗孛不殃,风气调和;地势者,城峻重崖,洪波千里,石门幽洞,羊肠曲沃;人势者,主圣将贤,三军由礼,士卒用命,粮甲坚备。善将者,因天之时,就地之势,依人之利,则所向者无敌,所击者万全矣。

  贤才居上,不肖居下,三军悦乐,士卒畏服,相议以勇斗,相望以威武,相劝以刑赏,此必胜之征也。士卒惰慢,三军数惊,下无礼信,人不畏法,相恐以敌,相语以利,相嘱以祸福,相惑以妖言,此必败之征也。

  夫将者,人命之所县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而上不假之以赏罚,是犹束猿猱之手,而责之以腾捷;胶离娄之目,而使之辨青黄,不可得也。若赏移在权臣,罚不由主将,人苟自利,谁怀斗心?虽伊、吕之谋,韩白之功,而不能自卫也。故孙武曰:“将之出,君命有所不受。”亚夫曰:“军中闻将军之命,不闻有天子之诏。”

  古之善将者,养人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伤者,泣而抚之;死者,哀而葬之;饥者,舍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礼而禄之;勇者,赏而劝之。将能如此,所向必捷矣。

  夫三军之行也,必有宾客群议得失,以资将用。有词若县流,奇谋不测,博闻广见,多艺多才,此万夫之望,可引为上宾;有猛若熊虎,捷若腾猿,刚如铁石,利若龙泉,此一时之雄,可以为中宾;有多言或中,薄技小才,常人之能,此可引为下宾。

  若乃图难于易,为大于细,先动后用,刑于无刑,此用兵之智也。师徒已列,戎马交驰,强弩才临,短兵又接,乘威布信,敌人告急,此用兵之能也。身冲矢石,争胜一时,成败未分,我伤彼死,此用兵之下也。

  夫草木丛集,利以游逸;重塞山林,利以不意;前林无隐,利以潜伏;以少击众,利以日莫;以众击寡,利以清晨;强弩长兵,利以捷次;逾渊隔水,风大暗昧,利以搏前击后。

  夫必胜之术,合变之形,在于机也。非智者孰能见机而作乎?见机之道,莫先于不意。故猛兽失险,童子持戟以追之;蜂虿发毒,壮士彷徨而失色。以其祸出不图,变速非虑也。

  古之善用兵者,揣其能而料其胜负。主孰圣也?将孰贤也?吏孰能也?粮饷孰丰也?士卒孰练也?军容孰整也?戎马孰逸也?形势孰险也?宾客孰智也?邻国孰惧也?财货孰多也?百姓孰安也?由此观之,强弱之形,可以决矣。

  螫虫之触,负其毒也;战士能勇,恃其备也。所以锋锐甲坚,则人轻战。故甲不坚密,与肉袒同;射不能中,与无矢同;中不能入,与无镞同;探候不谨,与无目同;将帅不勇,与无将同。

  夫地势者,兵之助也。不知战地而求胜者,未之有也。山林土陵,丘阜大川,此步兵之地;土高山狭,蔓衍相属,此车骑之地;依山附涧,高林深谷,此弓弩之地;草浅土平,可前可后,此长戟之地;芦苇相参,竹树交映,此枪矛之地也。

  夫将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喜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智而心怯者,有谋而情缓者。是故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喜利者,可遗也;仁而不忍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谋而情缓者,可袭也。

  古之善斗者,必先探敌情而后图之。凡师老粮绝,百姓愁怨,军令不习,器械不修,计不先设,外救不至,将吏刻剥,赏罚轻懈,营伍失次,战胜而骄,可以攻之。若用贤授能,粮食羡余,甲兵坚利,四邻和睦,大国应援,敌有此者,引而计之。

  夫出师行军,以整为胜。若赏罚不明,法令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虽有百万之师,无益于用。所谓整师者,居则有礼,动则有威,进不可当,退不可逼,前后应接,左右应旄而不与之危,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矣。

  夫用兵之道,尊之以爵,赡之以财,则士无不至矣;接之以礼,厉之以信,则士无不死矣;畜恩不倦,法若画一,则士无不服矣;先之以身,后之以人,则士无不勇矣;小善必录,小功必赏,则士无不劝矣。

  圣人则天,贤者法地,智者则古。骄者招毁,妄者稔祸,多语者寡信,自奉者少恩,赏于无功者离,罚加无罪者怨,喜怒不当者灭。

  夫林战之道:昼广旌旗,夜多金鼓,利用短兵,巧在设伏,或攻于前,或发于后。丛战之道:利用剑楯,将欲图之,先度其路,十里一场,五里一应,偃戢旌旗,特严金鼓,令贼无措手足。谷战之道:巧于设伏,利以勇斗,轻足之士凌其高,必死之士殿其后,列强弩而冲之,持短兵而继之,彼不得前,我不得往。水战之道:利在舟楫,练习士卒以乘之,多张旗帜以惑之,严弓弩以中之,持短兵以捍之,设坚栅以卫之,顺其流而击之。夜战之道:利在机密,或潜师以冲之以出其不意,或多火鼓以乱其耳目,驰而攻之,可以胜矣。

  夫用兵之道,在于人和,人和则不劝而自战矣。若将吏相猜,士卒不服,忠谋不用,群下谤议,谗慝互生,虽有汤、武之智而不能取胜于匹夫,况众人乎?

  夫兵起而静者,恃其险也;迫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众树动者,车来也;尘土卑而广者,徒来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半进而半退者,诱也;杖而行者,饥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币重而言甘者,诱也。

  夫为将之道,军井未汲,将不言渴;军食未熟,将不言饥;军火未然,将不言寒;军幕未施,将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张盖,与众同也。

  夫一人之身,百万之众,束肩敛息,重足俯听,莫敢仰视者,法制使然也。若乃上无刑罚,下无礼义,虽有天下,富有四海,而不能自免者,桀纣之类也。夫以匹夫之刑令以赏罚,而人不能逆其命者,孙武、穰苴之类也。故令不可轻,势不可通。

  东夷之性,薄礼少义,捍急能斗,仪山堑海,凭险自固。上下和睦,百姓安乐,未可图也。若上乱下离,则可以行间,间起则隙生,隙生则修德以来之,固甲兵而击之,其势必克也。

  南蛮多种,性不能教,连合朋党,失意则相攻。居洞依山,或聚或散,西至昆仑,东至洋海,海产奇货,故人贪而勇战。春夏多疾疫,利在疾战,不可久师也。

  西戎之性,勇悍好利,或城居,或野处,米粮少,金贝多,故人勇战斗,难败。自碛石以西,诸戎种繁,地广形险,俗负强很,故人多不臣。当候之以外衅,伺之以内乱,则可破矣。

  北狄居无城郭,随逐水草,势利则南侵,势失则北遁,长山广碛,足以自卫,饥则捕兽饮乳,寒则寝皮服裘,奔走射猎,以杀为务,未可以道德怀之,未可以兵戎服之。汉不与战,其略有三。汉卒且耕且战,故疲而怯;虏但牧猎,故逸而勇。以疲敌逸,以怯敌勇,不相当也,此不可战一也。汉长于步,日驰百里;虏长于骑,日乃倍之。汉逐虏则赍粮负甲而随之,虏逐汉则驱疾骑而运之,运负之势已殊,走逐之形不等,此不可战二也。汉战多步,虏战多骑,争地形之势,则骑疾于步,迟疾势县,此不可战三也。不得已,则莫若守边。守边之道,拣良将而任之,训锐士而御之,广营田而实之,设烽堠而待之,候其虚而乘之,因其衰而取之,所谓资不费而寇自除矣,人不疲而虏自宽矣。

  展开全部《孙子兵法》关于“为将之道”的思想和论述,对于我们培养高素质的优秀军事人才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价值和启示作用。

  孙子十分重视将帅在战争中的作用,把它作为战争条件的“五事”(“道、天、地、将、法”)之一,作为衡量战争胜负标准的“七计”之一(“将孰有能”《计篇》)。在《谋攻》篇中指出:“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在《作战篇》中进一步强调指出将帅的作用和地位“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在《地形篇》中还把军队失败的六种类型归咎于将,即“故兵败有走者,……。凡此六者,非天之灾,将之过也。”这就启示我们要充分认识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的重大意义,确立“宁让人才等装备,也不能让装备等人才”,以及人才是第一资源,是第一战斗力的观念,加快实施人才战略工程,为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提供强大的人才和智力支持。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选将用将,做一个“文能附众,武能威敌”的将帅,历来被作为关系国家安危的重要问题。孙子在《计篇》中把选将用将的标准概括为五条,即:“将者,智、信、仁、勇、严也。”他要求指挥员既要有“智”,还要有“勇”;既要求他们“知彼知己”,还希望他们是 “善用兵者”(《谋攻篇》);既要求将帅有冷静的头脑,做到“静以幽,正以治”(《九地篇》),提出“将不可愠而致战”(《火攻篇》)。未来战争中,敌我双方的较量将更多地反映在科技特别是人才的较量,这要求我们培养的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必须是集军事知识、技术、管理于一身的现代化“复合型”人才。

  将帅要善于谋形造势、随机应变,是《孙子兵法》通篇所追求的。“势者,因利而制权也”(《计篇》),要求将帅要根据有利因素的不同,而机动改变对策;“故能而示使不能,……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计篇》),说明作战制胜的要领需要灵活处之,不可能事先传授;“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复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势篇》),借用声、色、味、战的变化无穷,强调善于用兵之人,变化如日月运行、如四季转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虚实篇》),提示取得胜利的办法千变万化,没有固定的模式,不会一成不变。这就启示我们,注重创新,培养“通于九变之利”的高素质人才。

  孙子在《计篇》中,将为将之道概括为“智、信、仁、勇、严”,其中“仁”和“严”,就点明了作为将帅既要有“仁爱之心”,又要有严明的军纪。他在《行军篇》中也指出:“卒未亲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这集中反映了孙子对将帅要坚持“令之以文,齐之以武”为核心的治军思想。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就要处理好奖赏与惩罚、教育与纪律、坚强的思想政治工作与钢铁般的组织纪律等之间的关系。既要“令之以文”,真正关心爱护部属,“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地形篇》),用爱护子女一样的爱心和爱护眼睛一样的细心去真心对待部属、爱护士兵,不断增强部队的凝聚力,提高部队的战斗力,达到“令民与上同意也”、“上下同欲”的目的,才能达到“可与之赴深溪”、“可与之俱死”的境界。又要“齐之以武”,坚持依法从严治军。孙子在《计篇》中指出:“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并说“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现代战争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可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甚至导致战争的失败。这就更要求我们强化依法从严治军的意识,维护军法的严肃性和神圣不可侵犯性,真正做到令行禁止,用严格的法规和铁的纪律规范部队的行动,确保军队高度的集中统一,确保未来战争的胜利。

  【语译】 即使泰山在面前崩塌也脸不变色,即使麋鹿在旁边起舞也不去看它一眼。

  【注释】 色:指面色。 麋鹿:俗名四不像。 兴:起,引申为起舞。 左:近旁。 瞬:看一眼,短时间看。

  【出处】 (宋)苏洵《心术》:“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谠明】 苏洵(1009-1066),北宋散文家。字明允,号老泉,眉洲眉山(今属四川)人。长于古文,笔力雄健,议论畅明。与子苏轼、苏辙并称“三苏”,俱被列入“唐宋八大家”。有《嘉佑集》。

  《心术》,是作者题为《权书》的十篇论文中的一篇。本文根据我国历代军事理论和经验,提出了自己对 用兵的主张。其中有些观点很有参考价值,如对战争要“知理、知势、知节”,曾给后人很大的启发。全文提出八条意见,自成段落,但又都围绕一个中心。文章层次分明,言简意赅。

  所节之句,是讲当将领应遵循的法则,应该是首先做好精神、意志的培养。泰山崩,比喻意外的变故;麋鹿兴,喻指美好事物的引诱。这是说面对惊吓和引诱都毫不动心,这样才可以为将,才能克敌制胜。全句写得气势磅礴,设喻得当,反衬有力,可谓神来之笔。

  在《六韬论将》中,凡是大将之才,自身必须具备‘五才十过’;‘五才’者为‘勇、智、仁、信、忠’也,所谓’勇则不可犯,智则不可乱,仁则爱人,信则不欺,忠则无二心’也。

  而除了‘五才’之外还有‘十过’,这‘十过’分别为‘有勇而轻生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人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洁而不爱人者,有智而行缓者,有刚毅而自用者,有儒而喜任人者’。

  本人在看过这‘五才十过’之后,根据自己的理解,这‘五才十过’总的来说其实就是:一;有勇敢之心但是不可以不知道畏惧;因为如果一个人只有勇气而没有畏惧,那个人就会变得卤莽,轻浮,目空一切;就好象楚汉相争时的西楚霸王项羽一样,当年项羽破釜沉舟,在距鹿一战中以几万兵马大败几十万秦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真是勇冠天下,无人可及。

  只可惜他就是太勇敢了,以至于目空一切,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在鸿门宴上他放过了刘邦和张良,在大军之中他赶走了韩信和陈平,他之所以会放生这四个人,就是因为他认定了自己是天下无敌,任何人对他都不会有威胁,这才会掉以轻心,铸成大错;结果,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楚项羽霸王别姬,英雄末路,最终乌江自刎,结束了他轰烈的一生。

  所以要有大将之才,勇气必不可少,但是除了勇气之外也必须要懂得畏惧,因为只有一个人懂得畏惧,在处事的时候他才会小心谨慎,思绪全面,遇事不骄不躁,更不会轻视自己的敌人。

  第二;有智慧但是不可以不知道谦虚:智慧是一个大将所必备的条件,但是如果自恃才高就忘乎所以的话,这个人就会变得骄傲自负,刚愎自用,其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必多说了,楚项羽就是最好的例子。

  第三;有仁但是不可以不忍心杀人:仁心是一种凝聚力,有仁心的人就可以团结自己的战友,让他们拥护你,爱戴你,做到众志成城,万众一心。

  但是仁心绝对不是婆妈的借口,为大将者不但必须要有体恤下属的仁心,更要有斩杀祸害的残忍,所谓该出手时就出手,大将遇事必须以大局为重,决不可以优柔寡断,一旦发现任何会危害到大局的祸患,为大将者就必须立刻收起自己的仁心,高举起自己手中的利剑,毫不留情的杀!杀!杀!

  第四;有信但是必须知道取舍:信用是立身为人的根本,一个不讲信用的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更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和信任,自然也就没有任何人愿意为你去舍生忘死,冲锋陷阵了。

  但是信用是要看人的,世上的人是分成三六九等的,有些人可以讲信用,有些人就不能讲信用,所谓因人置宜,因事置宜,如果你跟不守信用的人讲信用,其下场自然是-----惨不忍睹。

  第五;有忠心但是不可以迂腐;和‘信用’一样,‘忠心’也是要看对象的,如果上面是以真心待人,为人者自然也要以真心相待;但是如果上面是在耍心计、玩花样,哼哼,那下面当然就应该比上面玩的更狠,耍的更奸;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上面是这么待你的,你当然就要这么待上面,那些个‘愚忠’本来就是最愚蠢的行为,死不足惜。

  本人笔下的XXX就是完全按照这为将的‘五才十过’刻画出来的:他勇敢,却决不卤莽;他睿智,却从不骄傲;他仁慈,却决不婆妈;他守信,却懂得取舍;他忠诚,却毫不迂腐;他是大将之才,是无双国士,是战无不胜的绝世强者。

  《将苑》博采《孙子兵法》、《吴子》、《司马法》、《六韬》等军事名著,以50个问题,从各方面论述了为将之道。其内容大致可分为五个方面:一、将领道德修养的提高;二、君主与将领的关系;三、将领的用人之道;四、将领的军事素质;五、严明军纪。下面分述之:

  夫为将之道,有八弊焉,一曰贪而无厌,二曰妒贤嫉能,三曰信谗好佞,四曰料彼不自料,五曰犹豫不自决,六曰荒淫于酒色,七曰奸诈而自怯,八曰狡言而不以礼。

  将有五善四欲。五善者,所谓善知敌之形势,善知进退之道,善知国之虚实,善知天时人事,善知山川险阻。四欲者,所谓战欲奇,谋欲密,众欲静,心欲一。

本文链接:http://bjj-bg.com/guzhan/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