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谷战 >

李逐字邦良丰城人高一期中文言文阅读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谷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李遂,字邦良,丰城人。弱冠之年,跟从欧阳德学习。考中嘉靖五年(1526)进士,授官行人。升任刑部郎中。锦衣卫送强盗十三人,李遂只用一人抵罪,其他的都被他分辨释放。确立太子时,大赦天下。李遂请求将“大礼”大案诸臣都列在赦令中,尚书聂贤恐惧不敢,于是和同官一起向都御史王廷相求问,王廷相听凭他们这样做,事情虽然没有成功,但议者赞美他。

  不久调他到礼部,忤逆尚书夏言。因事遭弹劾下诏狱,贬任湖州同知。三迁衢州知府,提升为苏、松兵备副使。逐渐升职为广东按察使,在位期间释放囚徒八百多人。进官山东右布政使。江洋多盗贼,于是迁右佥都御史提督操江。军政严明,盗不敢发。俺答侵犯京师,召李遂督苏州军饷。他没有向皇上谢恩,就请求关防验符用新的官衔。皇帝恼怒,削去他的官籍。

  三十六年(1557),倭寇侵扰江北。朝廷讨论说因督漕都御史兼理巡抚,没有时间对付敌寇,请求特别设置巡抚,于是命李遂用原官身份巡抚凤阳四府。当时淮、扬三次遭受倭寇侵掠,这一年又发大水,而且天天役使人民拉大木运送到京师。李遂请求增加粮饷增加兵士,抚恤黎民节省开支,这些措施都是为了战、守作打算。

  三十八年(1559)四月,倭寇数百艘船侵犯海门。李遂对诸将说“:敌贼跑到如皋,其众一定会集合在一起。合则侵犯之路有三条:从泰州逼近天长、凤、泗,则陵寝将受到惊动;从黄桥逼近瓜、仪,以动摇南都,则运输要道将被梗塞;如果从富安沿海向东都庙湾,则是绝地。”于是命令副使刘景韶、游击丘陛扼守如皋,而自己亲驰泰州首当其冲。当时敌贼声势非常强盛,副将邓城抵御敌人被打败,指挥张谷战死。敌贼知道如皋有准备,准备侵犯泰州,李遂急檄令刘景韶、丘陛遏止敌贼。连战于丁堰、海安、通州,都打了胜仗。敌贼沿海向东掠去,李遂高兴地说“:敌贼没有能力打了。”下令刘景韶、丘陛尾随其后,而在庙湾招引敌贼。又顾虑到敌贼突向淮安,于是夜半奔驰入城。敌贼不久就到达,李遂督参将曹克新等人在姚家荡抵御他们。通政唐顺之、副总兵刘显前来支援,敌贼大败逃走,用余众保庙湾。刘景韶也在印庄打败敌贼,追赶到新河口,焚杀敌人甚众。庙湾敌贼占据险要不出,进攻了一个多月,还不能攻克。

  李遂命令刘景韶堵塞堑要、砍树木压平垒阵,用火焚敌舟,敌贼乘夜雨潜逃。官军占据敌人的巢穴,追赶敌人到虾子港,江北的倭寇全部被平息。皇帝大喜,用玺书奖励官兵。

  驻扎在崇明三沙的敌人,准备侵犯扬州。刘景韶与他们交战,连连取得胜利,将他们围困在刘庄。等待刘显来支援,李遂下檄令诸军都归刘显指挥。攻破敌人巢穴,将敌贼追赶到白驹场,敌贼全部被歼。这时李遂已迁南京兵部侍郎。评定功劳,赐予他一个儿子官职,赏赐银币。御史陈志核实奏上李遂平定倭寇的功劳,前后二十余次战斗,斩获三千八百多人。再次赠予一子世袭千户,增加俸禄二级。

  他莅临南京刚刚数月,振武营发生军变。振武营是尚书张鏊招募健儿来抵御倭寇的,向来骄悍。旧制,南军有妻子的,月粮米一石;无妻子的,减少十分之四;春季和秋季的第二个月,米一石折银五钱。马坤掌管南京户部,上奏减折色之一,督储侍郎黄懋官又上奏革除新募补额之人的妻粮,诸军非常怨恨。替代马坤的人蔡克廉正在病中,诸军因这一年发生饥荒向黄懋官请求恢复折色到原来的定额。黄懋官不许可,发放粮饷又超过期限。三十九年(1560)二月检阅演习那天,振武营士兵在黄懋官公署鼓噪。黄懋官紧急招张鏊和守备太监何绶、魏国公徐鹏举、临淮侯李庭竹及李遂到来,这时诸营军已经武装进入里面来,给他们银子,他们争相抢夺银子。黄懋官见士兵其势汹汹,翻越墙壁投到吏舍,乱兵跟着追赶。徐鹏举、张鏊对乱兵进行慰问调解,他们不听。竟将黄懋官残杀,剥光衣服将死尸放在闹市。何绶、徐鹏举派遣官吏手持文书,许诺给赏万金,士兵立即将它撕碎。一直到许诺犒赏十万金,才渐渐平定。第二天,诸位大臣聚集在守备厅,乱卒也聚集在一起。李遂大声说“:黄侍郎自己越墙致死,诸位士兵特不应该残害侮辱他。我据实向朝廷奏说,不用反叛来诬蔑你们。”因而指挥众人退去,许诺恢复士兵的妻粮和原来的定额。给予每人银一两补折价,乱兵才散去。李遂于是托病闭阁,给免死券来安慰他们,而密令营将抓捕首恶二十五人,拘囚入狱。皇帝下诏令追革黄懋官和蔡克廉的官职,罢去何缓、李庭竹、张鏊的官职,任用徐鹏举如前,李遂因有功而被提升。只诛叛卒三人,其余的戍守边卫,而这三人已经先死了。李遂感叹地说“:士兵从此更加骄横了。”

  不久,江东代替张鏊任尚书。江北池河营的士兵因为千户吴钦革除他们的帮丁,就殴打吴钦并将他缚在竿子上。帮丁是操练防守士兵的每人给一丁兵饷,以资往来费用。李遂已被召封为兵部左侍郎,因言官推荐而提升为南京参赞尚书,由他来安抚。营卒被妖僧绣头所惑,又散布流言。李遂将绣头捕住杀掉,再三向队伍申严纪律,书写军士的姓名籍贯,年龄相貌,系牌腰间,军士才止息。既而又上奏调镇武军保护陵寝,一日解散千人,留都自此没有祸患。过了四年,因年老辞官引退。

本文链接:http://bjj-bg.com/guzhan/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