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拐枪 >

黑道杀手之唐寅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拐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第一卷·命运转轮 第三十七章 (PS:明天就是元旦了,也赶上禹尘小爆发的日子了。禹尘这次学会了,禹尘存稿到时候就能准时发给你们了,嘿嘿。大家喜欢的记得加群:127511358好了开始正文)

  转眼的工夫,围攻上来的望月阁门徒死伤三人,剩下的两人斗志彻底被击垮,在他们眼中,唐寅根本就不是人,是野兽,是怪物,是恶魔。反正就不是人。史文俊力尽,下面的门徒或死或伤或吓破了胆,如果这时候曲青庭再不出手,就显得太过了,望月阁也将声望扫地。他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直到这个时候,曲青庭才慢悠悠的站起身,不慌不忙的走下场内。袁天仲在旁看罢,暗暗叹了口气,别说唐寅身上有伤,即便在没有伤的时候,能不能胜过自己的师傅都不一定呢,现在更不用说了。他低声喃喃的说道:“唐寅现在肯定不是师傅的对手!”他的话音虽轻,可还是被谢文东听见了,他也感觉唐寅确实快高到极限了,

  受了那么多的伤,而且又流了那么多的血,肯定对他的身手有影响,何况曲青庭申微望月阁众长老中的佼佼者,身手极高,只在史文俊之上,不在他之下,万一唐寅被他所杀,那就太可惜了。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形,摆摆手说道:“曲长老请慢!”曲青庭身子一震故作严肃的说道:“谢先生,有什么事。?”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我这位朋友独战你们望月阁一位长老加上众门徒。现在曲长老再上好像不是君子所为啊。我想望月阁应该不是以多欺少用车轮战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取胜的组织吧。”被谢文东这么一说,曲青庭面露难色。但也正和他心意,他本不想除掉唐寅,如果他要是想杀死唐寅,哪会给谢文东说话的机会。

  他低头沉思好一会面露怒色说道:“我不会做出趁人之危的宵小之事,今天你的脑袋就留在你的脖子上。但是,不保证日后我不会来取。”唐寅闻言爽朗一笑说道:“老东西,什么占不占便宜的,想要我的脑袋,那就过来拿吧。”说完唐寅两腿一弯向前用力一窜双刀一上一下,直取曲青庭脖颈和胸口。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曲青庭不想杀他,并不是看他是个人才,更不是喜欢他,之所以不想要他命完全是看在谢文东的面子上。不希望因为一个不知名的小鬼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可唐寅不管那些,举刀便上,曲青庭心中怒火中烧身形一晃和唐寅战道一处。唐寅手中弯刀连连出招,可曲青庭也不是白给的,举剑纷纷化解,

  唐寅的速度显然没有刚开始和史文俊对决时快,也没有那时刚猛。而曲青庭则未尽全力,他不想就这么杀掉唐寅,毕竟中间还隔着谢文东这个中间人,只是像模像样的和唐寅比划几下。这俩人打得有声有色,却也伤不了谁,就这么一直在耗着。他俩能耗得起,谢文东可不想拖那么长的时间。迟则生变,若联合会或者望月阁再来援军,事情就麻烦了。他分给姜森和刘波二人发出短信,令他俩带兄弟们在会场门外等候。发完短信后,谢文东看着场中争斗的二人,大声喝道:“两位,住手吧!”可是接杀的二人好象没听见他的话,战斗依然在继续。谢文东无奈,把手抢抽了出来,对着天棚,嘭嘭连开两枪。

  听到枪声,唐寅和曲青庭不明白怎么回事,各自收招,退出圈外,然后双双转过头来,看向开枪的谢文东。后者淡然一笑,看了看曲青庭和史文俊,说道:“好了,你们望月阁的闹剧也该到此为止了!”说着,他瞧向会场内的众人,将手枪往桌面上一拍,接着振声说道:“你们谁想杀我,站出来说话!”“谢文东,你不要以为你有枪就了比起,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的兄弟,有种你就吧我们都杀掉!”周文才见谢文东最厉害的帮手身负重伤,又倍曲青庭拖住,心中颇虑少了许多,装着胆子挺身而出。“杀你们?笑话!”谢文东耸肩而笑,说道:“想杀人的,不是我,而是你们吧?”郑龙冷笑道:“你为了私利,谋害两名掌门大哥,罪无可赦,杀你也是应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你别忘了,公道自在人心!”谢文东转头看着梁老,冷笑道:“你们想杀我,没有问题,但是也得拿出来真本事出来,只靠这些虾兵蟹将。”说着话,他指了指郑龙、周文才等人,嗤道:“就想至于我死地,不仅在耽误我的时间,简直在侮辱我的智商!”听了这话,郑龙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气的只哆嗦。此时唐寅终于解脱开来,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可能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唐寅有些眼花开始有些听不清场上的对话,谢文东还在和他们对峙着,唐寅两眼直冒金星。这时的场上瞬息万变,刚刚还被各个洪门大哥看成是罪犯的谢文东这时却转变成了执法者。矛头对准的当然是联合会的梁老。

  谢文东将梁老生擒的两个手下压了上来,一语道破梁老的计划,并借郑龙之手将其斩杀。然后并为理会郑龙转身看向望月阁众人说道:“洪门的事,自然会由洪门自己来解决,望月阁既然已经脱离了洪门,就回去继续做你们的土皇帝,不要插手过问的好,不然,一旦参与进这个漩涡里,再想抽身九不那么容易了,最后的结果也未必是你们想看到的。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以后对你们的供奉,我还是会原数送上,但你们依仗名望想来压我,想骑在我的脖颈上,我现在可以直接告诉你们:那、不、可、能!”

  史文俊埃了唐寅一记重踢,本就受了内伤,现在听完谢文东这话,他又羞又气又怒,只觉得喉咙发热,嗓子眼发甜,一口鲜血从体内返了出来。他强忍着没把血吐出来,咬牙吞了回去,冲着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好好好,谢文东,你连望月阁也不放在眼里,还杀了我三名徒弟,你。。。。。。你好样的,不过你不要一位自己有些实力就鞥年为所欲为,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见识到望月阁的厉害!”说完,他低声喝道:“我们走!”史文俊含愤而去,下面的门徒急忙抬起被唐寅所杀的三名同伴,纷纷瞪着谢文东一眼,随后跟了出去。此时的唐寅已经接近极限头一偏靠在墙壁边,昏倒了。

  唐寅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他摇了摇木讷的脑袋看了看四周呵呵一笑,然后翻身下床,发现他的衣物已经全部换成新的了。唐寅穿上衣服后并未选择走正门,因为他知道谢文东一定派其手下留下照顾自己,他选择跳窗而走。唐寅跳到楼下后晃了晃脑袋转身走向医院大门。经过洪门峰会一站,唐寅觉得自己的身手还是不能和黎向龙抗衡,如果换做是黎向龙在峰会上,可能这些望月阁的长老们一个都跑不掉。唐寅摇头苦笑拦了一辆车奔机场而去。

  唐寅刚刚上车离开,一个瘦小的身形向唐寅离开的道路尽头看去,然后掏出手机拨出几个号码,不一会电话接通了,瘦小青年对着电话说道:“老爷子,他出院了,估计是去机场了,用不用继续跟上。”电话一头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笑呵呵的说道:“不用了,我会再安排人手的,钱我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瘦小青年道了声谢便挂断电线cfae41a8d9ec3d228

本文链接:http://bjj-bg.com/guaiqiang/195.html